Life is good(15)

第十五章


文星伊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可闲事却总是喜欢找上她。以前在国外的时候,即使是见面不超过三次的人,也可以拉着她大半夜的啤酒薯片彻夜长谈,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理想。

文星伊很纳闷,自己明明长了一张高冷的脸,到底是怎么就被安上了一个知心姐姐的人设。

遥远的南半球来来去去的人很多,故事也多,可再多的故事听来听去也难免乏味了些,自始至终围绕着的不外乎就是那些情情爱爱。

谁和谁分了手,谁爱谁爱的要死要活,谁与谁相爱不能相守,谁又与谁相忘不可得。

那些经过每个人修辞加工过的心驰神往相濡以沫,被描绘成幸福的美好蓝图,自己也曾经试着把自己放进去。

文星伊想了想,打了个冷战。

这种温馨的画面套在自己身上不管怎么说都实在是有些违和。

然而现实生活永远不会在乎画面的构图和风格是否和谐,因为此刻的自己正出现在这幅画风诡异的作品中。

“晚上想吃什么?”金容仙两只手拿着不同牌子的番茄酱,低着头认真对比着价钱。

“这话说的,好像我想吃什么你要给我做一样,最后掂勺的不还是我?”文星伊整个身子都靠在推车的扶手上,百无聊赖地数着草莓上的种子。

“啧,做几个菜怎么抱怨这么多,钱不是我付吗?”金容仙选了右手边的,不是因为它价钱便宜,而是因为它长得好看。

“哪儿敢啊~”文星伊谄媚地笑笑,“您付钱您就是大爷。”

“乖了,这么懂事。”金容仙摸摸旁边毛绒绒的小脑袋。

“作为一枚被包养的小白脸,这点职业操守我还是有的。”

“哎你,别这么说,把我说的跟一中年富婆似的,我们俩这是年龄相仿门当户对的谈恋爱好吗?”金容仙很不服气,怎么这堂堂正正的谈恋爱到了文星伊这儿就变成什么寂寞难耐的中年女老板包养涉世未深年轻小白脸的戏码了。

“你确定?”文星伊一挑眉,“包三餐包住宿,摸一下给五十,亲一下加一百,时不时揩个油还送个小礼物什么的,您这还不算包养我?”

“哈,”金容仙气笑了,“你要是我包养的小白脸,现在就得好好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哪还有这个闲工夫在这跟你玩什么纯情的恋爱契约。”

“哇你不是吧老板,”文星伊跳出去三米远,双手护胸,“我以为你对我也就止于拉拉小手亲亲小脸这一层了,没想到你都脑补到限制级的层面了?”

“你想什么呢,”金容仙一个白眼甩出去,“我指的伺候是指端茶倒水捏肩捶腿,哪里限制级了?不过……”伸手搂上文星伊的腰,“不过,既然你提到了,想一想也是可以的,这也没什么,我们都多大了。”

文星伊原本只是开个玩笑调侃一下,没想到对方见招拆招丝毫不乱阵脚,反倒自己被金容仙突如其来的直白给闹了个大红脸,腰上被摸了两下就想往后躲,“你……你有话就说话,别上手啊。”

文星伊往后躲一步,金容仙就上前进一步,一只手滑过文星伊的腰抓在推车扶手上,另一只手抓住扶手另一边,把文星伊圈在了自己和推车之间,“你以前不是挺油腔滑调的吗,怎么又脸红了。”

文星伊深吸一口气,把自己的腹部收到最小,身子贴到推车上,避免跟金容仙身体的接触,“你以前不是挺纯洁羞涩的吗,怎么现在这么油腻!再说了谁脸红了,我从来不脸红,别乱说啊你,快把我放开,这么多人呢。”

“哦~你喜欢欲拒还迎的?还挺有情趣,我可以啊,回家演给你看。”金容仙凑得更近了一点,现在的姿势已经趋近于环抱了,“听辉人说,你以前谈过挺多次的,什么……千女斩?是吧?怎么现在纯情的跟十几岁小姑娘似的。”

“千什么女斩啊!”文星伊一个矮身从金容仙怀里钻了出来,“那小子嘴里有一句实话吗?都跟你说了别跟她瞎掺和,天天败坏我名誉。”

“我不跟她瞎掺和能知道你那么多情报吗?看不出来啊文星伊,看着挺洁身自好一小姑娘,情感历程还挺丰富。”

“哦~”文星伊歪歪头,有点不太确定,“你这是吃醋吗?”

“这不废话吗?”金容仙白眼一翻,“再怎么威逼利诱的我也算是你正牌女友啊,这点东西你也不主动交代?”

“我干嘛主动交代啊,我又不……”我又不是真想和你在一起……

文星伊想了想,把后半句咽了下去。

“你又不什么?你又不喜欢我是吧?”金容仙停在酸奶区开始认真挑选,“我懂~我能不懂吗?碰你一下就蹦三米远,一靠近你就像惊弓之鸟一样,看我的眼神跟防贼似的,特别不想跟我在一起是吧?每天就盼着三个月快点到可以赶紧逃离我的魔掌是吧?”

金容仙这番话说的正中自己心意,偷偷观察了下她的脸色,文星伊没有回答。

“干嘛这么看我,”金容仙放了两罐酸奶进推车,“放心吧我坚强着呢,这不才半个多月吗?三个月之内,我一定把你拿下,到时候不要哭着喊着求我临幸你。”

文星伊嗤笑一声,“你还挺自信,看来是胸有成竹了。”

金容仙撩了撩头发,手覆盖上文星伊推着车的手背,“很简单啊,我每天都亲你抱你,每天都对你很好,等到三个月之后突然没有人对你这样了,你自然会觉得不习惯,不就灰溜溜地回来找我了吗?”

文星伊哭笑不得,“方法听起来挺不错,可是这么直接就给我泄了密,不怕我想办法把招给破了吗?”

金容仙幽怨地看了文星伊一眼,“怕,所以提前告诉你,用个激将法,让你别防我。”

“你……”文星伊正要继续说点什么,却突然被金容仙捂住了嘴巴,连人带车一股脑地推到一排货架后面躲了起来。

“干嘛这是?”文星伊刚从金容仙手里挣脱出来,又被金容仙一把拖了回来。

“嘘!看见个熟人。”金容仙躲在货架后面,小心翼翼地探出个脑袋。

“遇见熟人你至于吗?你欠人钱啊?”文星伊嘴上说着不至于,身体还是老老实实地缩在金容仙身后,跟着一起探出脑袋。

顺着金容仙的视线看过去,隔了两排货架的一对男女正举止亲密的挑选着东西,看上去没什么不妥。

文星伊眼珠转了转,懂了。

“哦~前男友是吗?”一个“哦”字说的百转千回阴阳怪气。

金容仙向后白了她一眼,“怎么?你吃醋了?”

“别说笑话,我吃什么醋。”文星伊不屑地撇撇嘴角,“你眼光一般啊。”

金容仙好笑地盯着文星伊看,“嗯……确实挺一般的。”

文星伊没料到自己竟然把自己也给绕了进去,用手把金容仙的脸推回去,扒在她肩上继续偷窥那对男女,“我是说你看男人的眼光一般。话说你躲什么啊,大大方方打个招呼呗,实在不行咱们离开这里不就行了。”

金容仙一边观察着一边回答,“不仅是我前男友,还是我一个闺蜜的现任。”

文星伊眼睛瞪大,“原来是一个撬墙角的凄美爱情故事,”仔细地打量了下那个女生,“现在真是什么人都可以叫闺蜜了,这女人不会是开美发店那个吧?”

金容仙用手肘轻轻捣了文星伊一下,“别胡说,那个可是铁血闺蜜,跟她没关系,这女人我不认识。”

文星伊有点懵了,“不说是你闺蜜吗?”

“我只是说这男的是我闺蜜现男友,又没说这女的是我闺蜜。”

文星伊在脑中把这段关系梳理了一下,捏着下巴沉吟,“嗯……这真是一段错综复杂的感情纠葛。”

金容仙义愤填膺,“渣男总归是渣男,偷吃一次还不够,现在竟然又劈腿。”

文星伊饶有兴趣地抻长了脖子观察着远处的两人,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贴上了金容仙的背,“你也说了,渣男嘛,不充分的体现出渣的特质怎么对得起这个名号。”

金容仙偏过头,被耳边的呼吸和身后的温热弄得有些心猿意马,微微定了定心神,跨出一步准备走过去。

文星伊一把给拉了回来,“你干嘛去?”

“捉奸啊捉奸!”金容仙一脸的理所当然,“没看见奸夫淫妇笑的那么开心吗?”

文星伊奇了,“又不是你男朋友,你捉的哪门子奸?”

“什么啊,打击渣男人人有责好吗?”金容仙嘟嘴,“再说好歹也是我闺蜜……”

“哟,这还是你闺蜜呢?撬了你墙角都没绝交,您心可真大。”

“不是撬墙角,他们两个是在我分手之后才在一起的……”金容仙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哈,”文星伊笑出声,“不是吧你,这种话你也信啊。”

金容仙摆摆手,有些烦躁,“算了算了,管他的呢,都多少年前的事了,我就是特别看不惯这些渣男脚踩两条船还能活的这么逍遥自在。”说着又要往外冲。

“欸得了吧,”文星伊又一把给拽回来,“看不惯的事儿多了,每个都管一管你管得过来吗你?以为自己是居委会大妈啊?什么事都要掺和一手,别闹了赶紧结账回家。”

金容仙把手抽出来,“你怎么一点正义感都没有啊。”

文星伊笑了,“正义感?那是什么?别人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虽然是别人的事,不管怎么说也曾经是我的好朋友,出了这种事我完全袖手旁观真的好吗?”

“哈哈哈……”文星伊笑个不停,“不是吧老板,没看出来你还挺圣母的,你现在过去说什么?‘喂!渣男!你怎么能背着撬了我墙角的闺蜜出来跟别的女人鬼混?!’哈哈哈……不觉得好笑吗……哈哈哈……”

金容仙抿了抿唇,神色古怪的看了文星伊一眼,没说什么,推着车子去结账了。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很安静,车子里的气压有些低,文星伊心情像是没受到什么影响,面色无常的开着车。而金容仙却把脸撇向窗外,不去看文星伊。

金容仙的心里其实是很纠结的,她千辛万苦的把文星伊给哄过来可不是为了跟她赌气的。最近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很好,文星伊对于她三不五时的触碰也没有一开始那么抵触了,偶尔还会开个黄腔调戏一下自己,金容仙脸上虽然不动声色,心里其实是乐开了花的,照着现在的这个节奏走下去,三个月的时间文星伊喜欢上自己的几率是很大的。

可是……

金容仙咬了咬唇,因为这种事而冷战,原本好好的气氛都被破坏掉了,到底该怎么办。

要示弱吗?金容仙心里有了一点点不平衡,真的不觉得自己有错……

可是自己不低头的话,文星伊更不可能主动来示好了,本来就巴不得自己不去缠着她,现在落得个清净肯定开心死了,哪可能来和好什么的……

原本信心满满的人生中第一次追女生,终于在交往了半个月后遇到了挫折。



回到家里的两人还是保持着沉默,金容仙满心郁闷的去洗了澡,出来后发现文星伊躺倒在沙发上玩游戏,一旁的餐桌上已经摆置好了几道菜。

金容仙看着香喷喷的一桌子菜,心里有些酸酸的,走到沙发旁用手戳了戳文星伊的腿,声音软软糯糯的,“去吃饭了。”

文星伊眼睛盯着屏幕,“你先吃啊,我打完这一局。”

金容仙蹲下来,拽了拽文星伊的袖子,“别赌气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文星伊视线从屏幕转到金容仙脸上,又转了回去,“你有什么错,干嘛道歉。”

“我不是故意不理你的,就是今天你说的话太气人了。”金容仙尽量把自己的语气弄得可怜一点,打个同情牌。

“我不觉得我说错了什么,”文星伊弯弯嘴角,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就算你气死了我也还是这么说。”

金容仙只觉得一股火气直冲脑门儿,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稳定了下情绪,压着脾气说,“好,你没有错,我听你的,没上前去对质,我就发个信息告诉一下我闺蜜总行吧?”

文星伊忍住笑,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游戏上,“你要告诉她什么?‘你男朋友出轨了’?以你的立场说这种话你觉得她会信吗?不以为你是挑拨离间才怪。”

“那你是说这件事我就不管了?”金容仙隐忍着火气。

“这又不关你的事,有什么好管的,如果是我我就不管。”

“呵,我该猜到的,”金容仙紧绷的身子泄了气一般瘫软了下来,“对,你当然不会管了,因为你根本没有感受过那种,被深信不疑的心爱的人背叛的感觉……”

空气一瞬间静了下来,文星伊盯着屏幕,把最后一关的Boss干掉,不紧不慢地收好手柄,“你怎么知道?”

金容仙抬头。

转过头来,认真的看着金容仙的眼睛,“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感受过。”


……


文星伊洗完澡出来已经是八点二十了,瞥了眼桌上的饭菜,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叹了口气,端了盘子放进微波炉里加热。

卧室的床上,一坨人形怪兽裹在被子里,蒙着头唉声叹气的翻来覆去。

“怎么办啊,要怎么和好啊……”

“干嘛要说那种话啊金容仙!嘴上缺个把门的!”

“该不会以后都不要理我了吧好可怕嘤嘤嘤……”

文星伊倚在门边,看着床上的人自言自语的演着独角戏,无奈地摇摇头,张嘴打断她的表演,“要不要出来吃饭了?”

被子里的人突然不动了,僵在那里小心翼翼,连大气都不敢出。

见金容仙装死,文星伊叹了口气,走过去把被子掀起来一个角,弯下腰歪歪头看着藏在里面的人,“不怕把自己闷死吗?快出来吃饭了。”

金容仙露出一个头,努力氤氲出水汪汪的大眼睛,弱弱地看着文星伊,委委屈屈地吐出一个字,“哦……”

以往的饭桌上,不是金容仙手舞足蹈的逗着文星伊,就是文星伊佯装嫌弃的吐槽金容仙,欢声笑语气氛热络。而今天的饭桌上出了奇的安静,两个人各自低着头,不发一言,默默吃着自己碗里的饭。

“给。”文星伊率先打破沉默。

金容仙侧头看着文星伊推过来的东西,是她的手机,“给我这个干嘛?”

文星伊手指解了锁,屏幕上是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两个人神态亲昵举止亲密的搂在一起挑选着食物,一眼看上去就是一对甜蜜的情侣。

正是今天在超市遇到的金容仙的渣男前男友和那个第三者的第三者!

金容仙面色微诧,“你什么时候拍的。”

“你去结账的时候。”文星伊面无表情地继续吃着自己的菜,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你拍这个干嘛?”

文星伊叹了口气,停了筷子,眉头微微蹙起有些无奈,“你不是要给你那个撬墙角闺蜜发消息吗?总得有点证据吧?”

金容仙有些转不过弯来,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不是说不要多管闲事吗……”

文星伊继续低头吃菜,“我说不管你就不管了吗?你那么喜欢瞎操心。”拿过手机翻出短信那一栏,又递还给金容仙,“用我的手机号发,然后再拉黑,就算她用别的手机打过来也听不出我的声音。别的话不用多说,只把照片发给她就好,如果她想清楚了跟那个人断了,你也算帮她一次,仁至义尽了,如果她执迷不悟,那这张照片也够他们两个受的,也算报了你当时被挖墙脚的仇。”

金容仙看着那张照片,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好几次又被咽了回去,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当时就已经想好这些了?”

“不然呢?难道像你一样,冲上去跟人理论啊?”

金容仙勾了勾嘴角,什么嘛,不是说别人的事跟自己没关系吗?还不是默默替她在想办法。

“说到这里我就气,”文星伊又一次放下筷子,“我说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你看到那个女人了吗?面上无肉两腮内陷,一看就是尖酸刻薄的面相啊,你这么没头没脑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冲上去指责人家是小三,不把你撕了才怪,我们两个弱鸡,没有一个能打的,人家身高八尺膀大腰圆,一只手就能把你的脸抓烂,更别说旁边还有个男的呢?”文星伊越想越气,“每次都不想想后果,就你这个小身子骨还敢呈英雄,早晚吃亏吃死你。”

金容仙低着头捧着碗,小心翼翼地嘬了一口汤,乖乖的听着训话,“哦……知道了……”

心里却在窃喜,当时在酒吧被赵鹏宇算计的时候,你不也是没头没脑的冲过来了吗……

看对方态度良好,文星伊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把金容仙最喜欢的炸酱面推到她面前,又给她碗里扔了几块红烧肉,“还有啊,我只是给个建议,听不听由你。有同情心是好事,可你也别太圣母了,什么人都帮什么头都出,心地好的能拿你当真朋友,但凡心里存点儿歪念头的,只会当你傻,变着法的欺负你占你便宜。做事之前也多替自己想一想,别到头来出了力还讨不到好。”

金容仙心里越发酸软,看着碗里的肉舍不得吃,原本的委屈变为感动,拼命眨巴着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对不起……我应该多想一点的……”

看着对面的人委屈的缩成一团,文星伊心里莫名的有些堵,迅速地扒了几口饭,状作不经意道:“还有,别再道歉了。”

金容仙抬起头,有点不明所以。

“对我也好,对别人也好,别再那么轻易道歉了,除非是你真的觉得自己错了。”文星伊低着头吃饭,不去看对面人的表情,“我有我的想法,你也有你的想法,没有谁对谁错之分,就只是谁考虑得更周到而已,只是你的想法跟我的不一样而已,你有什么错?如果仅仅是为了迎合我而无条件放低你自己,倒不如把你的想法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我不是独裁者好吗?”

金容仙有些恍惚,只是定定的看着对面埋头吃饭的人,一句话也说不出。

“以后也……即使跟再喜欢的人在一起,也不要为了他完全不顾自己的心情,要把你的想法跟他说啊,不然到最后,受伤的只能是你自己。”把碗里的饭扒干净,文星伊起身准备去洗碗。

“那你,”感觉到手腕被拉住,一个柔软的身躯紧紧贴在自己的后背,“那你以后要听我说啊。”

“嗯?什么?”文星伊喉咙有点干涩,难道是今天晚上做的饭太咸了吗……

隔着衣衫的后背突然感觉到一丝温热的湿意,文星伊心里一惊,下意识想回头,却被身后的人固定住无法动弹。

“你说,以后即使和再喜欢的人,也要说出自己的想法,”金容仙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维持正常的音调,却还是不小心泄漏了一丝哽咽,“那你要听啊,我最喜欢最喜欢的人,不就是你吗……”



“嗯……”

评论 ( 20 )
热度 ( 96 )

© 笑摸尔等狗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