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good (14)

第十四章


“Yes I am!!! 说起我的话!!!”

“Yes I am!!! 非常傲慢!!!”

“……”

文星伊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地抱住自己,满脸惊恐。她不是没有预想过这三个女人聚在一起的核能量,只是当实际情况远比预想中的爆炸场面还要空前绝后气势恢宏时,饶是心理素质再怎么良好也还是被炸的体无完肤五体投地。

金容仙刺耳的擦玻璃笑声,丁辉人中气十足的大叔笑,还有安慧真撕破苍穹的嘶吼,文星伊摸了摸耳朵,再三确认了没有流血之后,双手合十,在心里第六百一十九遍默念金刚经,拜托天上哪位菩萨行行好下凡收了这几个妖。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

“Everybody 送你基佬!”

“来啊~快活啊~文星伊!唱起来!跳起来!h啊~!”

“……我现在头真的很疼。”

文星伊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挪到门口,趁三位“女神”正high得忘乎所以天昏地暗时偷偷溜了出去。

洗了把脸清醒了一点的文星伊走出了洗手间,一个人躲在旁边的阳台享受片刻的清净。

经历了突如其来的告白和兵荒马乱的搬家,一直处于混乱状态的文星伊终于有时间静下来一个人好好思考自己跟金容仙之间的关系。

她不是没谈过恋爱的纯情少女,相反,她交往过的女孩子拉起手来可绕地球一周。年少时的文星伊在堕入无尽的黑暗与迷茫时迫切的需要一根救命稻草,她需要有人把她从那片迷雾中拉出来,需要有人给她一个答案。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意识到了,她想要的答案或许永远都不会来。

回头再看当年的自己,文星伊终于明白了,那个可以给自己答案的人,那个可以把自己从迷雾中拉出来的人,从来都不会是别人。

从来都只有自己。

而说回到金容仙这个人……

要说自己对她毫无感觉,恐怕说出来连自己都不信,那样的默许与纵容,即使是再怎样逃避现实也不能否认,自己对她肯定是有点儿什么的。

可是如果从另一个方面来想,其实现在的情况很简单。自己喜欢女人,而金容仙这样一个外表和性格都不错的女人,这么不遗余力的向自己投怀送抱,想要完全无动于衷是不可能的。

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柳下惠转世,也做不到像小说里那些主角们一样洁身自好坐怀不乱。如果是以前的她,或许在金容仙表白的那一晚两人就有可能发展到床上去谈论人生了。

自从离开国内奔走异国他乡,算起来差不多已经有六年的时间,一改之前的来者不拒转变成现在的对恋爱唯恐避之不及的状态也已经六年。金容仙的出现并没有那么轻易的打破她对恋爱固有的成见,也并没有像爱情故事里那样一见钟情天雷勾动地火迸发出爱情的火花。她更像是润物无声般渗透进自己的生活,动摇着自己的心。

可要说喜欢吗?文星伊认真的问过自己,自己真的有“喜欢”这种东西吗?自己有资格去“喜欢”一个人吗?

那自己现在做的这些又算什么,默许的身体接触,不主动也不拒绝的态度,就只是沉溺于这种不需要负责任的温柔乡中。

这一切对于金容仙真的是好的吗?是公平的吗?不对等的关系,单方面的付出,即使现在看似平和的表面,但当三个月之期到来时,自己终究会离开的不是吗?

文星伊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渣到这种程度,这跟她最开始的想法完全背道而驰,到底该怎样面对这段关系,到底该如何与她相处。

[金容仙,我到底该怎么办。]

“那个……这位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文星伊的思绪被一个略有些耳熟的声音打断,却在看到来人时吓得立马转过了身。

“惨了。”

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摄像头死角,没有工作人员,身后是十几层楼的阳台,唯一的出口被来人堵住,自己宛如瓮中之鳖,插翅难逃。

“果然是你啊。”赵鹏宇慢慢走近,身边还有两个没见过的男人,“真是有缘分,出来唱个歌都能碰到老熟人,上次就是你联合那个该死的安慧真坏我好事,害我丢了面子,真是冤家路窄啊。”

文星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三男对一女,硬碰硬绝对不行,看赵鹏宇的架势,想蒙混过关也不太可能,这里是公共场所,如果动起手来,即使自己侥幸逃脱,身上也免不了会挨上几下,上次领教过这厮的手段,不能指望她会怜香惜玉。

“赵哥,这就是上次找你晦气那个小妞?长得倒是不错。”旁边一个留着寸头的精瘦男人开了口,看样子与赵鹏宇也是一丘之貉。

“怎么?王总好这口?太辣不好入口啊。”

“越辣越好,不辣我还不喜欢呢哈哈哈……”

几个人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文星伊,猥琐的开着荤腔。领头的赵鹏宇先一步走上前来,一手搭在文星伊的肩膀上暗示性的揉了揉,“害我没吃到金容仙,你就自己来偿怎么样,陪陪我们王总,咱俩的事就一笔勾销。”

文星伊强忍着心里的厌恶,没有拍开肩膀上的咸猪手,柔和的目光没有攻击性的直视着赵鹏宇,大脑在飞速运转思考着脱身的方法。

以现在的距离,如果偷袭赵鹏宇应该可以得手,趁另外两个人去察看赵鹏宇情况的功夫自己应该可以冲过去。可如果那两个人对赵鹏宇受伤无动于衷,自己逃走的机会就很渺茫了。

反正横竖都是死,文星伊决定赌一把。

低头瞄了眼赵鹏宇的下体,文星伊默默为它哀悼,对不起啊孩子,就决定是你了。

在心里默数着,三,二,一,就是现在,文星伊刚想抬腿,突然一阵嘈杂的喧哗声,几个安保人员出现在面前。

“对不起这位先生,请问您是403号房间的客人吗?我们接到举报,有人在403号房间吸食违禁药品,我们这里是正规KTV,是不允许的。”

“胡说什么,什么违禁药品,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查我!”赵鹏宇面露凶光,在X市的这种娱乐场所还没有人敢动他。

“不好意思先生,最近查的实在严,我们也是小心为上,这个是刚刚进去403搜到的兴奋剂,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请您离开。”

“什么兴奋剂,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先生不要太为难我们,没有报警我们已经很难做了……”

文星伊皱着眉,消化着眼前的情况,看起来自己确实有上天保佑,不管怎么说,危机算是解除了。

正暗自庆幸着,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拖着她就跑。

金容仙拖着文星伊跑过了好几个回廊,回头看看后面的人应该没有追来,终于停了下来,两手撑在膝盖上喘着粗气。

“你怎么在这儿。”文星伊倒是没怎么气喘,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站着。

“还说呢,要不是我你都不知道会被拉去哪里。”金容仙向后靠着墙支撑着身体,一只手按在胸口上惊魂甫定,“吓死我了。”

文星伊没明白,“什么意思?”

“刚刚我看你出去了好一会儿都没回来,就出去找你,哪知道刚走到阳台那边就看到赵鹏宇他们就从另一个包厢出来,还发现了你,那我一个人也打不过他们啊,情急之下就打电话把他们举报了。”

文星伊哭笑不得,原来不是上天保佑,是有贵人相助,“你直接打电话给安保说这里有人聚众闹事不就行了,举报违禁药品是怎么想出来的,这次是正好歪打正着,如果事情是假的,你这可就是诬陷啊。”

“哎哟我没那么笨,他们几个人开门出来的时候神色就不太对,我从门缝里还看到里面有几个人表情特猥琐的在那吞云吐雾的,那状态,绝对是磕了药啊。”金容仙两个手指捏起来做夹烟状,还放到嘴边吸了吸。

“机智啊老板,临危不乱啊。”文星伊由衷地夸赞。

“哈,女朋友有危险,当然急中生智了。”相当的得意。

“到底在得意什么,还不都是因为你,相亲也不找几个正常人,变态都给你遇到。”

“失误,以后就不会了。”金容仙挎上文星伊的手臂,整个人挂了上去,“人家都有你了,不用相亲了。”

“不相亲你也会搞出别的事来的,我才不信你。”文星伊佯装嫌弃的甩了甩手臂,没甩掉,只能死了心让她挂在那儿。

“喂,你这样说也太过分了,好歹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我神勇过人聪明伶俐,你现在还在魔爪之下呢,你是没看见刚才你那无助的样子……”

“我无助?我那是诱敌上前好不好。”

“你的诱敌之术就是色诱?他那手都快放你胸上了你都不反抗!”

“什么叫胸上啊,讲话这么难听,不麻痹一下敌人我怎么偷袭啊。”

“还偷袭呢,少看点抗日神剧,受荼毒也太深了。”

“那也比你每天看的那什么宫斗戏好吧,还以为自己是甄嬛呢。”

“好啊文星伊,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宫斗剧怎么了,多亏了这些宫斗剧我才能这么足智多谋,救下你的小命,你还敢瞧不起。”金容仙傲娇地甩开文星伊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

“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文星伊跟了上去,歪着头看金容仙的侧脸。

“切,像你这种人最可恶了,明明知道我不会生你的气,还来问。”撇过脸去,继续傲娇。

其实金容仙的内心是很忐忑的,凡事过犹不及,适当的傲娇是情趣,可万一演过了演砸了文星伊真的不来哄自己怎么办?

事实证明,金容仙的担心是多余的。文星伊转到金容仙的另一边,手指轻轻在她肩膀点了一下,有些别扭地说:“那你也是啊,明知道我心里是谢你的,还要一直念念念。”

“哦~我懂~”金容仙笑开了,伸手揽住一旁别扭的小仓鼠,“闷骚嘛,我喜欢的类型。”

“欸你又来,你自己慢慢喜欢吧,我才不要理你。”文星伊一个矮身躲过金容仙的魔爪,快步走向前,停顿了一秒,侧过头飘出一句,“谢了。”

真的是个死闷骚。

金容仙偷笑,追了上去,“不是吧你,就你一命,口头谢谢就完了?没诚意。”

文星伊一脸怪异的瞅着她,“那你想怎么样?”

“啧,别装了,我想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吗?”说完,把脸凑了上去,“轻轻的来一下,咱们俩就算扯平了。”

“我靠,你这是趁火打劫啊,我不干。”把脸推了回去。

“什么叫趁火打劫,这叫知恩图报,我救你一命就只要你亲一下,这种好事听都没听过,你占多大便宜。”把脸又凑了上去,“快一点,趁现在没人。”

“你真的是,每分每秒都在想这些不健康的事情。”文星伊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不情不愿地把嘴凑过去。

算了,反正只是亲一下脸而已。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肌肤即将相碰的那一刹那,金容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头转了回去。

“你……”文星伊捂着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金容仙,嘴唇上温润的触感犹在,那是属于另一个人的,唇上的温度。

“兵不厌诈,怎么,在国外呆了几年,老祖宗的智慧全都忘光了吧?看你还敢不敢小瞧我们宫斗剧。”金容仙舔了舔嘴唇,笑的志得意满。

“……”

……

“你们两个去哪里了,上厕所上这么久。”丁辉人累瘫在沙发上,倚靠着旁边还在点歌的安慧真,声音有些沙哑。

“上厕所的时候发现她偷偷躲在阳台,一定是觉得我们太吵了。”金容仙不着痕迹地把锅甩给文星伊。

“呵,假清高。”安慧真表达了她的不屑。

“就是就是,出来唱歌还装酷,给谁看啊,谁不知道谁。”辉狗无情拆穿。

文星伊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被diss已经很习惯,思考了一下回嘴后被三个女人围殴的可能性,决定安静如鸡。

“容仙姐姐不要理她,快来点歌啊。”丁辉人盯着点歌屏,一行一行认真地点选着。

“哦哦来了来了。”金容仙连忙起身,在绕过文星伊时,歪头想了想,靠着身体借位,迅速弯下腰来在对方的唇上轻啄了一口。

“你怎么又……”文星伊哭丧着脸,完全没力气反抗,自己被占便宜已经成了生活的常态了。

“嘘……乖,给你涨50块工资,这么开心的日子,多少给我点甜头嘛。”

文星伊张张嘴还想再说什么,余光看到丁辉人想要转身的动作,连忙把身前的人推开。

“容仙姐姐你快点啊,安慧真都要霸屏了。”

“来了来了,给我点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

“你也喜欢这首歌啊。”

“对啊经典永远是经典。”

“天哪我们品味太像了。”

“是吗?之前也听说……”

……



作者的话:这章写的真的很难,很不顺,也有在想让日月在狗子眼皮底下偷吻会不会太不人道,但最终还是写成了这个样子。

评论 ( 14 )
热度 ( 98 )

© 笑摸尔等狗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