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good (13)

第十三章


文星伊站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已经十分钟,维持着嘴巴张开难以置信的面部表情也已经十分钟了。她现有的智商无法理解现在摆在眼前的状况是怎么一回事,用力捏了捏脸颊,这不是在做梦。

“金容……”文星伊深吸一口气,压住了怒气,伸手抓住了正努力搬走她最后一盆盆栽的金容仙,“老板,你到底在干嘛?”

金容仙双手抱着盆栽,一脸疑惑地看着文星伊,“搬家啊,怎么了?”

“什么叫搬家啊?搬什么家啊,这里是我家啊!”文星伊快要气晕过去了,一大清早,睡得迷迷糊糊时就被急促的门铃声吵醒,打开门后就看到自家老板带着几个彪形大汉冲了进来,帮她收拾衣服打包行李,拦都拦不住。一个小时不到,自己布置的温馨小家就全部被搬空,唯一剩下的那盆可怜的盆栽现在也落入了金容仙的魔爪之中。

搬家搬的热火朝天的金容仙显然没有一点扰人清梦的自觉,甚至还趁文星伊与搬家大哥展开殊死搏斗无暇他顾时摸了她的脸。

“是你的家,不过今天开始就不是了,不是搬我那去了吗?”

“谁、谁说要搬你那儿去了,谁同意了,谁答应了,谁允许了?”文星伊大惊失色,这到底又是哪一出啊。

“你同意的,你答应的,你允许的。”金容仙撇撇嘴,“记性真的很差,不是说过要包你食宿吗?你自己答应的,现在又来吼我,住到我那去给你省一份房租不好吗?”

“我这房子不花钱!”文星伊连忙解释,“辉人的朋友不住的房子,借给我的,没有租金。”

“那水电网你总得自己付吧,”金容仙歪头想了想,“住我那里,我全给你付。”

“真不用,这点钱我还付得起。”文星伊拉住金容仙的手,试图把她的宝贝盆栽抢过来。

金容仙紧了紧手臂,把盆栽抱得更紧了,眉头一皱,脸色立马严肃了起来。

“文星伊,你不觉得你这样,有些过分吗?”

“我、我怎么了?”收回抢夺盆栽的手,文星伊的音量低了下去,大脑在飞速回忆着自己做了什么过分的事。

“我们说好了在一起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我会让你喜欢上我。可是我现在做点什么你都推三阻四的不配合,你觉得这样对我公平吗?”金容仙义正严辞地指责。

“是、是这样的吗……”文星伊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有些心虚。

“居都同不了,你怎么喜欢上我啊?”金容仙显得很气愤,“每天只能在店里见面,店里有多忙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你觉得我们有空谈情说爱吗?不住到一起朝夕相对你怎么体会得到我的温柔体贴活泼可爱?三个月的时间已经很紧了,我每天都在想办法,只有你自己一点都不急。”越讲越委屈。

“啊……应该要这样吗……”摸了摸脑袋,文星伊觉得哪里不太对,可又找不出问题来反驳。

“真的是凌晨就起床了,辛辛苦苦地帮你找搬家公司,你倒好,不帮忙也就算了,竟然还不愿意搬,竟然还发脾气,还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皱在一起的小脸每一处都在表达着主人的心酸。

文星伊被谴责得无地自容,两手交叠在身前羞愧得低下了头,声音越来越小:

“我没,我不是……你别生气了,我搬还不行吗……”

“这就乖啦。”金容仙瞬间的多云转晴,展露出大大的笑容,捏了捏文星伊的脸,抱着盆栽一蹦一跳的走了。

“……”

文星伊发誓,她从来没见过变得这么快的脸,纸质书的翻页已经难以望其项背了,只有电子书才能与之相媲美。

又……又被骗了……

文星伊双目含泪,恨不得拿头撞墙,自己英明一世,到底为什么会载在这个傻白甜手里!

傻白甜了二十几年的金容仙,似乎把所有的天赋技能都用在了套路文星伊身上,一步步走进温柔陷阱的小文同学,恐怕到了最后一步都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被捕获到的。


……

眼前两个并排着的口杯,一个粉蓝,一个粉红,牙刷也朝着同一个方向,旁边搭着的毛巾,浴巾,梳子,洗漱用品,全都整整齐齐的摆了同款的两套。

文星伊愣愣地看着这些,眼神有些暗淡。

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温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是不习惯吗?”

偏了偏头看了眼来到身侧的人,文星伊垂下眉眼,沉默了半晌,轻轻吐出一个“嗯”


她不想骗她。

“对不起。”

意外的突然道歉,文星伊有些诧异地转身看着金容仙,“干嘛说对不起。”

“只是考虑着自己,忽略了你的感受,对不起。”

金容仙低着头,手指紧张的绞在一起,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就只是,不想错过你,因为我的自私勉强了你很多,对不起。”

文星伊伸了个懒腰,推了推眼前丧气的小脑袋,有些好笑地说:“怎么突然良心发现。”

“因为喜欢你。”一直垂着的脑袋抬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盯着文星伊的眼睛。

“干嘛又讲这种话。”文星伊的耳朵有些烧,目光不自然的撇开。

金容仙轻轻靠进文星伊的怀里,双手环上了对方的腰,“因为喜欢你,所以想让你开心,发觉到我所做的事可能会让你不开心而感到抱歉。可是……”环着腰的手紧了紧,“可是即使感到抱歉,也还是不想放弃,所以,对不起。”

被拥抱着的文星伊无力地靠在墙上,仰着头看着浴室内的白炽灯出神,抬起的右手在犹豫了几次后还是抚到了怀里人的背上。

“真是……我该拿你如何是好。”

……

“客房的空调可能有些坏了,太热的时候就打开门用客厅的冷气吧。”金容仙扒在门框上,眼巴巴地看着文星伊一件一件的把衣服放进衣橱。

一边放衣服一边回头看,刚才深情告白的人现在一副小心翼翼又不甘心的样子让文星伊忍俊不禁。走到床边整理着床铺,抬起头调侃道:

“原来我还能睡客房啊,还以为按你的进度我们得睡一间房呢。”

金容仙双眉一挑,瞬间来了精神,扑到床上压住文星伊正在整理的床单,笑的人畜无害。

“你要是实在实在想的话,我可以勉为其难,牺牲奉献一下。”

文星伊被气笑了,保持着拽着床单的姿势,笑骂道:“我可不敢,我怕被你吃了。”

金容仙很不服气,“那可不一定,也有可能是你把持不住把我吃了呢?”

“哈?不会吧。”文星伊从上到下扫视了金容仙一遍,摇了摇头,“这点定力我还是有的。”

“你又没试过,你怎么知道。”金容仙脱口而出。

话刚一出口金容仙就后悔了,就算再怎么喜欢,该矜持的地方还是要矜持的,这么上赶着让人家来“试一试”自己的话竟然是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的,脸真的要丢到太平洋了。

气氛一瞬间变得有些暧昧,两人保持着之前的动作看着对方,一时有些沉默。

文星伊的脑中不受控制的闪过几个画面,喉头滚动咽了一口口水。察觉到气氛变得越来越奇怪,强压下脑中少儿不宜的内容,干咳了两声,用手拽了拽床单,“欸,起来点儿,压到床单了。”

“哦……”

不情不愿地站起来,感觉到口袋里的震动,金容仙掏出手机查看消息。

“辉人找我们下周去唱歌,还有她的一个朋友。”

“黑金吗?又要闹腾死了。”

“黑金?黑金……啊!是辉人说的那天在酒吧救我的那个朋友!”金容仙想起来了,安慧真,传说中那个智慧与霸气完美结合的世间尤物。

“对,就是她,狗子的发小,还是个学生呢。”

“你还说呢,辉人都告诉我了,我出事的那天你躲在辉人背后瑟瑟发抖对不对?没想到你这么胆小。”金容仙觉得好笑,总算抓住她一个弱点。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两个别整天凑一起瞎八卦,琢磨不出什么好事儿来。”文星伊忙着手边的活,根本没空搭理她。

金容仙抿了抿唇,挪到文星伊身侧,挽起她的手,把头靠在肩上,一脸贼笑,“这么快就开始管我了?知道了,我都听你的。”

“什、什么管啊,谁管你了,我是……我……算了我要整理房间,你别打扰我。”文星伊抖了抖肩,把身上的人甩下去。

“哦……”

金容仙乖巧的站到一边,看着东忙西忙的文星伊觉得很可爱,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又凑了上去,“那个……你跟辉人……真的没什么?”

文星伊坐在床上叠着衣服,奇怪的瞥了旁边的人一眼,“你每天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我跟狗是纯洁的父子之情。哪像你啊,每天就知道什么情啊爱啊的。”

“嘁,”金容仙撇撇嘴,“情啊爱啊的怎么了,再说了,遇见你之前我也没想啊。”

自从金容仙那晚表白了之后,就彻底放飞了自我,三不五时的就说些或暧昧或直白的话调戏文星伊。饶是像文星伊这种曾经在情场上叱咤风云的小情圣也是被她撩成了害羞的小仓鼠,脸红语塞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到底去不去啊。”

“去,当然去,我女朋友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儿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当然要去了。”

斜睨一眼正在一旁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金容仙,再想一想日天日地古灵精怪的丁辉人,还有心狠手辣看自己不顺眼的毒舌安慧真,文星伊在心中默默的祈求上苍,下个星期请永远也别来了……


评论 ( 11 )
热度 ( 96 )

© 笑摸尔等狗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