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good (12)

日更!!!!


第十二章


昔有古人为五斗米折腰,今有文星伊为养老金卖身。

“啊……真的是……你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文星伊趴在床上懊恼地敲着自己的头,“这种事也可以胡乱答应是不是疯了。”

“那么点蝇头小利就把你忽悠了?你的骨气你的原则呢!你简直就是在出卖色相啊!”

“老板也太奸诈了,用金钱来诱惑我,太不道德了!”

时针已经指向六点,在床上翻来覆去打着滚的人还是没有一丁点睡意,一遍一遍谴责着自己的不争气。

“钱钱钱,都是因为钱!”

一定是因为被金钱所迷惑,才会神智不清,答应这么过分的事。

她怎么可能承认,月光下的那个吻在她心底泛起的涟漪。

“嗡嗡”手机适时的震动了起来,打断了文星伊的思绪。

狗:[Morning call~起床了没,要不要吃未来大明星丁辉人请的黄金巨无霸早餐。]

辉人?丁辉人!都怪你!要不是误会我跟你有一腿,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个鬼样子。

文星伊翻了个身,愤愤地一下一下地按着手机:

[放马过来,今天要吃垮你!]

……

“辉人啊,你真的长大了,都开始穿裙子了,跟以前那个小疯子简直判若两人呐。”
文星伊大口大口的啃着包子,喝一口豆浆,噎得快死了还是象征性赞美一下这个让自己失去自由身的罪魁祸首。

“切,那当然。”丁辉人撩了下头发,这个动作是安慧真教她的,据说做这个动作的女人最诱惑,撩人于无形之中。“女大十八变,我这叫天生丽质。不过话说……你今天很饿吗?吃得也太多了吧。”

“不是你说巨无霸早餐的吗……”文星伊有苦说不出,只能愤愤地咬着包子发泄,咬死你咬死你,咬死金容仙,再吃垮丁辉人。

“吃、吃吧吃吧……看孩子饿的……”丁辉人有些尴尬,叫她出来吃早餐只是个幌子,本意只是想打扮得美美的在她面前多刷刷存在感。没成想这人竟然真的只是来吃早餐,除了开头感叹了一下自己穿了裙子之外,视线就再也没离开过吃的。

细细数了数桌子上的空盘子空碗,文星伊已经吃了两屉包子,五个茶叶蛋,三个糖饼,一碗小米粥和一大杯豆浆。对比了下她瘦得麻秆一样的身材,这样的食量是真实的吗……

可能……可能她真的饿了吧……

什么叫情人眼里出西施,文星伊即使这样狼吞虎咽的吃着,丁辉人也还是觉得很可爱,脸颊鼓鼓的,好像小孩子。

[如果给你买饭能让你喜欢上我,我就给你买所有的好吃的。]

不停蠕动的嘴角沾上了一粒菜叶,丁辉人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伸手抚上她的唇边,轻轻抹去。

文星伊咀嚼的动作顿了顿,抬起头来。

气氛一瞬间有些尴尬,伸出去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就那样僵在空中。

把手指摊开展示了下菜叶,丁辉人紧张得咽了咽口水。

文星伊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没再理她,低下头去继续奋战。

吓死了……

丁辉人一身冷汗,差点虚脱。

以后需要买一瓶强效救心丸备在身边,强行撩人真的太致命了。

瘫在椅子上缓和了一会儿,微笑慢慢浮上唇边。

后怕过后就是一阵欣喜,丁辉人在心里的小本本又记上了一笔。

今天摸了她的嘴角,有进展了,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肯定可以把她追到手的。

“辉人啊……”

虚弱的声音唤回了沉浸在甜蜜幻想里的丁辉人。

“怎么了?”

文星伊手臂架在椅背上捂着胃,一脸痛苦。

“快,快扶我去厕所……”

“怎,怎么了?”丁辉人有些慌乱,擦了擦文星伊额头的汗。

“我可能要吐了……”

“要吐?怎么会?食物不干净吗?”丁辉人手忙脚乱地扶起文星伊,没可能的,这间店自己吃了好多年从来没出过问题啊。

“吃,吃太多了……”

“……”

……

一步三摇的走在去店里的路上,文星伊还是没能接受一夜之间自己由欢快小仓鼠变成笼中小鸟的事实。

她不是真的讨厌金容仙,只是感情这种事,不是不讨厌就可以的,她对她真的完全没感觉,除了……

除了昨晚那个吻。

这很正常不是吗?金容仙长得不错,身材也不错,换做是谁被这样的女生勾引一下都是会有感觉的吧,这种属于作弊行为,算不得数的。

而且,而且谁会知道她会突然偷袭啊,被吓到懵逼也是人之常情啊。

自己空窗期已经这么久了,身体激素水平处于失衡的状态,她那样靠在怀里蛊惑人心,会有反应简直太正常了。

这当然不是自己的错。

对,这都是那个心计girl计划通金容仙的错。

不行,不可以。

这太过分了,自己一世英名不能毁于一旦,大好的自由生活还在等着自己,怎么可以陷入恋爱的牢笼。

要说清楚的。

今天,就要跟她说清楚!


“老板!我来了!我有事找你!”下定决心的文星伊雄赳赳气昂昂的跨进店里,连声音都中气十足。

还未到营业时间,店里面一个客人都没有,空荡荡的房间回响着文星伊的声音。

厨房的帘子被掀开,文星伊注意到了那双手,手指很短,是金容仙没错了。

“老板,我……”

“星伊你来了。”

帘子后面的人走了出来,文星伊当场愣在了原地。

卧槽……

短短一个晚上,粉色的中长发变成了齐腰金发,平时的热裤短T换成了异域风情的长裙,妆容也有了变化,较之之前的甜美可爱风显得更成熟妩媚了些。

金容仙是哪里毕业的来着?那个学校是不是有魔术系……

金容仙把发丝向耳后挽了下,发觉手边的温度有些烫,想来自己的耳朵一定是红了。

被喜欢的人这样盯着看还是有些害羞,回想起昨晚的那个吻,心动连带心悸的感觉,自己是真的很喜欢文星伊。

即使害羞也好,紧张也罢,先陷入的是自己,那走近的第一步一定是要自己先迈出的。

[我可以主动,只要你给我回应就好。]

轻轻走上前去,伸手牵起文星伊的小臂,歪头笑了一下,“发什么呆,是不是觉得我还不错。”

文星伊回过神来,别开眼去不看她,轻轻咳了咳掩饰尴尬,“你会变魔术吗?一晚上大变身。”

“闺蜜开的美容美发店,凌晨三点把她撬起来给我做的,铁血闺蜜要谈恋爱了,是时候出出力了。”

“什么嘛……这跟换发型有什么关系……”文星伊摸摸鼻子,她才不会承认这很好看。

“当然是为了和你情侣发色,你是银发我肯定是要金发的,不然谁看得出来我们俩是一对。”金容仙说的堂堂正正理所当然,"而且我昨晚翻了一晚上的百合文,发现年下大多喜欢的是成熟的御姐,就像我现在这种的。"

“你的歪理真的很多。”文星伊无奈撇撇嘴,走到桌边坐下。

金容仙跟了上来拉过椅子也在她身边坐下,凑得近了些。

“你刚才不是找我吗?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啊对,那个……我……”

“啊对了!你吃早饭了吗?你饿吗?”

听到早饭两个字文星伊就生理性反胃,惊恐的瞪大双眼连连摆手,不饿不饿。

“没吃吗?太好了,铛铛~你看这是什么。”

金容仙从桌上的袋子里取出一个食盒,打开盖子露出了精致的早饭。

色香浓郁的黄金炒饭配上颜色鲜艳的各色水果,还盖上了一颗爱心蛋。

如果是平时看到这样的美食早就食指大动,可是今天的文星伊眼里只剩惊恐。

察觉到文星伊的表情,金容仙的嘴角垮了下去,有些委屈,“不,不喜欢吃吗……我再给你做别的?”

文星伊痛苦的摇头,“不是……我吃过早饭了……”

“吃过了?没关系没关系,可以再吃一点,你要多吃一点啊,这么瘦。”

文星伊机械的摇着头,真的……吃不下了……

“啊……一口都不吃吗……一夜没睡,做好头发就来给你做早餐了……”可怜巴巴。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会心软的!

“那,那就吃一口吧……就一口……”

“好好好就一口,我来喂你,张嘴,啊~”

“不不不,不用了吧,我这么大人了不要喂我啊……”

“要的要的,你手不是受伤了吗,能不动就不要动,来,张嘴,乖,啊~”

“啊……”文星伊欲哭无泪。

“好吃吧,再吃一口蛋,土鸡蛋,特别好的,啊~”

“啊……”没有灵魂。

“还有这个,没见过吧,南方特产,快尝尝味道好不好,啊~”

“啊……”好像快要到喉咙了。

“这个凤梨跟你平时吃得不太一样,你发现它特别小吗?这种小凤梨特别甜,特意买给你的,你不是怕酸吗?这个你绝对喜欢,啊~”

“啊……”已经,已经要溢出来了……

“还有这个,对你身体好,这个,可以长力气的,这个这个这个,啊~”

“啊……”
“啊……”
“啊……”

渐渐的失去知觉,灵魂出窍的文星伊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废人,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都被金容仙牢牢地攥在手里。

那个……摊牌的事,等我消化了再说吧……

……

[是时候了!一定要跟她说清楚,就是现在了!]

经过了一上午的消化,,文星伊的精神又回来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要趁自己的士气还没有完全消耗殆尽的时候,把事情给解决了。

“老板,我有事找你。”

“以前没发现,原来老板两个字这么刺耳,星伊,我们取个爱称吧?你喜欢我叫你什么?星伊?星?星星?”

“就,就星伊吧,那个……”

“那你叫我什么呢?叫亲爱的怎么样?我个人不是很喜欢宝贝宝宝这样的称呼,但是如果你想叫的话,我也是可以的……”好害羞。

什么跟什么啊!谁要叫这么肉麻的称呼啊!

文星伊一个头两个大,话题到底是怎么会偏到这么远啊!

“老板你听我说,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文星伊正色道。

“好,你说吧,我在听。”

“我……就是那个……我想……”支支吾吾。

“星伊,你该不会是想反悔吧……”金容仙低下头去,神色有点落寞,“不是都说好了么,今天才第二天。”

“哎?我……”文星伊没想到金容仙的眼睛这么毒。

“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我连头发都染了……”

“其实我……”面对这样的金容仙,拒绝的话真的很难说出口。

“即便如此,我劝你还是不要。”突然的严肃脸。

“???”

“你这个月的工资还没发,你还是想清楚点好。”

!!!

天哪!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啊!

文星伊不可置信的看着金容仙,没想到你是这么阴险的老板!

“但我相信你一定是守承诺的人,答应过的事怎么可以反悔呢?对吧。”循循善诱。

“当,当然了,我怎么会反悔呢呵呵呵呵……”

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自己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妹怎么可能斗得过这种无良资本家啊!

“你果然不是不守信用的人,最喜欢你了!”声音重新变得甜美,金容仙换上了傻傻的笑。

眼珠子转了转,金容仙深吸一口气,把手覆在文星伊手上摸了摸,觉得不够,又往上捏了捏脸。

文星伊大惊失色,“你你你你干嘛!”

快速的收回手,轻咳了一声强装镇定,“那你吃了我那么多东西,手都不给摸一下你好意思吗?”

“你……”文星伊泫然欲泣,自己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竟然会让人这么轻易地占了便宜,“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去工作!工作!”

愤愤地走掉的文星伊,没有发现身后那个松了一口气的人眼里的落寞。

……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掐死你掐死你!”文星伊掐着案板上的萝卜,把它当成金容仙,“让你占我便宜!让你摸我!掐死你掐死你!”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太可怕了。”文星伊感到恐慌,原先那个软包子一样的老板变得这么阴险狡诈,自己不尽早抽身的话迟早会被她吃干抹净连渣都不剩。

“三个月……要这样三个月……”

这种日子不要说三个月,三天她都忍不了!

不管了!一定要摊牌!大不了工钱不要了!

临近关门,重整旗鼓的文星伊再一次气势磅礴的出现在金容仙面前,这一次无论如何,一定要解决掉。

“老板,找到你了,我跟你说,我不能……”

被文星伊叫住时金容仙正乐呵呵的对着手机傻笑,看到文星伊来找自己,笑的更甜了。

“星伊,你来的正好,你看这个,可不可爱?”

金容仙献宝一样捧着手机给文星伊看,画面中是一只可爱的小博美犬。

“很可爱对不对,你看她的脚,好胖哦,好想摸……”沉浸在小狗美貌里的金容仙没有意识到文星伊严肃的脸色,兀自犯着花痴,“jjing小时候也是这么可爱来着,谁知道年纪越大越高冷……”

对着这样可爱的脸,摊牌的话真的说得出口吗……

“好久没见到jjing了好想它,真的很想把它接过来,可是又没有时间照顾它……”

文星伊犹豫了,现在的时机好像不太对。

“它已经很老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提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总是很忧愁,平时总是堆满笑容的脸看上去有些感伤。

看着金容仙想念jjing时温柔的侧脸,文星伊的目光变得柔和,她缓缓地坐到金容仙身边,轻声安慰道,“不会的,jjing会活很久,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我也觉得是。”金容仙重新扬起笑脸,抓着文星伊搁在桌子上的手,“星伊,你喜欢狗吗?”

文星伊不忍把手抽出来,语气尽量显得温柔,“嗯,喜欢。”

“那我们养只狗好不好?又防贼又可爱,下班回家的时候还可以迎接我们,多好啊。”

“这……我……”文星伊的大脑飞速的运转着,在想要怎么样拒绝才比较不伤人。

“每天都能看到小狗,还能看到你,想一想都觉得幸福。以前我就想过,等有了喜欢的人后要养一只柯基,再把jjing也接过来,两人两狗真的特别开心。到时候我负责带jjing,你负责带小柯基,我就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跟小柯基联络感情,把它也收入我的麾下,这样你以后欺负我的时候,家里的两只狗就可以都站在我这边了。”

沉浸在美好向往里的金容仙一边认真的翻着网上小柯基的照片,一边在嘴里嘟嘟囔囔的规划着以后的美好蓝图,最后心满意足的放下手机,抓着文星伊的手臂摇了摇,“好不好嘛,养一只狗。”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文星伊看着眼前人充满期待的脸,嘴唇动了动:

“好。”




算了,三个月而已。





作者的话:“简短”的过度章,接下来就要开始谈恋爱了。

评论 ( 13 )
热度 ( 94 )

© 笑摸尔等狗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