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good (11)



第十一章

有文章曾经说过,中国同性恋比例占到了10%左右,也就是说每十个人里面就会有一个人是同性恋。文章内容真实性无法考证,但平心而论,我们身边真的有那么多同性恋吗?你的生命中曾出现过同性恋吗?在你认识的人里占百分之几?当我们看到一个人时,又会有多大的几率去思考这个人是否是同性恋?

不可否认的是,X市在全国来讲确实算得上民风开放接受包容度高,可即便如此,这样理所当然轻描淡写的去询问两个女生是否是恋人关系,在日常生活中其实并不常见。

尤其是像文星伊这种留着长发,偶尔会穿裙子高跟鞋,会化妆,时不时还喜欢卖个萌撒个娇的隐藏版姬佬,基本上不会有人会怀疑她的性取向。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金容仙有此一问,文星伊的大脑在飞速运转着,自己似乎并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暴露自己。

[她在诈我。]

文星伊心中有了主意,脸上堆起玩味的笑,整个人凑了过去,把手抽出来覆在金容仙的手背,轻轻地摩挲。

“辉人是小孩子,怎么会是我的菜,要喜欢也得是……老板你这样的。”

目光向下,朝金容仙的胸口瞅了瞅。

红晕迅速从耳后向上蔓延,金容仙别开眼去,目光躲闪,“你在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啊,”一只手搭上金容仙身后的椅背,凑的更近一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对方耳边,“有谁会不喜欢美丽又可爱的小姐姐呢?”

金容仙把额前的几缕发丝别到耳后,咽了下口水,强忍着胸腔内猛烈的跳动,不敢看文星伊的眼睛,“你你干嘛,你这样很奇怪。”

“奇怪吗?”再近一点。

“别再过来了……”

“过来又怎么样?”再靠近一点。

“你你你……”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嘴唇,金容仙的内心很慌乱,推开她吗,要推吗,应该要推开的,推啊,怎么不推,自己的手怎么不听使唤……

算了……

紧紧闭上眼睛,金容仙缩成一团,视死如归。

预想中的吻没有来,等来的是隐忍的憋笑声。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睁开眼睛的金容仙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文星伊再也忍不住,趴在桌子上一个人笑的欢腾。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板你的反应,哈哈哈哈哈也太好笑了吧,你闭什么眼啊哈哈哈哈哈……”

“你!”金容仙脸涨成猪肝色,一半羞赧一半懊悔,笨蛋!你闭什么眼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眼泪笑出来了哈哈哈哈……”

“你……你笑够了没有!”

“哈哈……哈哈……好,不笑了不笑了,哈哈哈……哈……哈……”文星伊擦掉眼角的泪珠,挣扎着撑起笑得瘫软的身子,稳定着自己的气息,一只手搭上金容仙的肩,“老板,辉人不是我女朋友,目前来讲,我对女生真的没什么兴趣,不过……”文星伊眼珠子转了转,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如果老板您实在实在想试试的话……我也可以勉为其难,牺牲奉献一下。”

金容仙打掉肩头那只讨厌的手,稳定了下情绪,“永远都是这么不正经,快点去干活!”

“喳。”

看着金容仙愤愤离去的背影,文星伊收起了笑容,单手托腮瘫在桌子上。

文星伊是个心思很缜密的人,也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人。她很清楚应该怎样扮演一个直女,向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毫不畏惧同性之间的亲密举动,你敢挑下巴我就敢亲上去,你敢上手摸我就敢直接脱衣服,玩得开闹得大,心中无鬼自然无所畏惧。

真正的姬佬大多避免与同性的亲密接触,生怕暴露了自己,畏畏缩缩的举动反而令人生疑。

文星伊深谙此道,堂堂正正的谎言信手拈来,24k钛合金柜门天衣无缝。

然而再精明的人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自信对弯直了若指掌的文星伊,忽略了明明应该是直女的金容仙,在面对文星伊时却异常奇怪的举动。

……

[跳得很快,清清楚楚的记得确实是跳得很快。]

[我是在紧张吗?还是……期待?]

[到底是怎么了……]

每个夜晚总会有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的人,向来三秒就可以进入深度睡眠的金容仙,今天第一次体会到了失眠的滋味。

[不可能的,不会的,她是女孩子啊。]

[可是她的手,她的唇,她的……]

[啊啊啊不要再想了啊!]

单单只是回想了一下今天下午的情景,金容仙的心跳就不可遏制的加速,一只手捂住胸口重重的拍打。

“呀!金容仙,这又是怎么了,正常跳动,正常跳动!”

强制性的闭上双眼,金容仙妄图擦掉脑海中那个讨厌的萦绕不去的人,可漆黑一片的视野中那个人的音容笑貌却越发清晰了起来。

“老板,什么时候涨工资啊……”

“老板我饿了……”

“老板老板,鸭子大减价,要做姜母鸭加菜吗?”

“不要打开盖子,如果你不想被沸水把脸烫伤而毁容的话……”

“今天员工要陪老板吃炸鸡了……”

“勇气?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这个词用在我身上……”

“我所怯懦的,是平稳与安定……”

“老板,那种人就是个人渣,不用在意太多,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老板您实在实在想试试的话……想试试的话……”

缓缓睁开眼睛。

金容仙活了二十七岁,如果连是否喜欢上一个人都判别不了的话,那真的是白活了。

“睡了没?”

“老板?怎么了?凌晨两点了……”电话那头的人显然刚刚从睡梦中被吵醒,声音都恹恹的。

“你家地址发给我,有事找你。”

“什么?什么事啊电话里说吧,凌晨两点啊!”对方被金容仙无厘头的要求吓了一跳,声音变得清晰了。

“有急事,很重要的事,等我。”

挂掉电话,金容仙一骨碌从被子里爬出来,确认好手机里收到的地址信息,想象了一下对方一脸无奈欲哭无泪发短信的可怜样,心情瞬间大好。

雷厉风行,当机立断,是金容仙为人处事的风格。

决定好的事情必须立马付诸行动,绝不多拖一秒。

有的事情没想通就罢了,既然已经如此清楚明了,那就没有什么理由再犹豫不决。

她不能再等了。

一路狂奔,到达文星伊家楼下的时候也才不过两点四十,路灯下一个纤瘦的身影在焦急地走来走去,身上还穿着蜡笔小新的睡衣。

金容仙锁好车门,缓缓走到文星伊面前。

“老板,这么急找我什么事?你遇到麻烦了?”

眼前的人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头发乱蓬蓬的一坨,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大大的眼镜,看上去有些傻。

“文星伊。”缓缓开口。

“怎么了?”

“辉人真的不是你女朋友?”

“我靠,大佬,你大半夜把我叫起来就为了问这事?”

“我喜欢你。”不需要拐弯抹角,也不需要婉转铺垫,金容仙的直球击出。

对方显然被这一计直球打蒙了,愣在原地长着嘴说不出话来。

“可是,”赶在对方拒绝自己之前,金容仙抢先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

文星伊抿了抿唇,她不忍心直接说出承认不喜欢对方的话。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金容仙垂下眼帘,幽幽的说,“你喜欢自己一个人,不希望有人绑着你,对不对?你以前有过不好的回忆,所以对恋爱抗拒,对不对?即使排除掉这些因素,单单只是从感觉上来说,你也对我没有心动的感觉,对不对?”

文星伊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

“我知道的,你不喜欢我。哪怕你对我有一丁点感觉,我一定能感受得到的,就像我喜欢你一样,可是你没有。”

文星伊垂下头,默认。

“真的挺伤心的,我还以为你会否认呢……”金容仙压低声音,模仿着文星伊嗓音,“‘不是的老板,其实我也喜欢你。’还以为你会这么说。

“虽然已经预想到结果,但还是想亲耳听到你的答案,文星伊,你确定,确实,一点点喜欢我都没有吗?”

文星伊不敢看金容仙期待的双眸,缓缓低下头去,轻声吐出一个字,“嗯。”

“啊……果然……”金容仙可惜的摇摇头,“幸好我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被人直接拒绝的感觉真的很难受。其实我也理解你,我和你性格差这么多,又总是给你添麻烦,会喜欢上我真的才怪。”

文星伊低着头沉默不语,金容仙算是很有自知之明了。

“你一个人自由自在惯了,不想有个人绑着你,这也很正常。”

嗯,还很善解人意。

“今后你说不定还会去别的地方,跟我在一起只会拖累你。”

真的很为别人着想了。

“所以……”

知难而退就是好姑娘。

“所以,我们交往吧。”

???

文星伊惊愕地抬起头来,满脸问号看着金容仙。

[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来的?]

“一年好不好?就先谈一年的恋爱。”金容仙目光灼灼。

“你在说什么鬼话。”文星伊瞳孔地震,这女人的脑回路也太清奇了。

“一年太久吗?那半年可以吗?”

???“Excuse me? 这不是时间的问题好吗?你刚刚自己也说了,我们不合适。”我根本就对你没感觉啊!

“很多情况我都想过,我也都明白,可是我还是喜欢你。”金容仙走上前,离文星伊近了些,“人的一生能碰到让自己如此心动的人的几率有多少,我不想什么都不做就这样让它白白溜走。”

“星伊,你说过,如果我实在实在很想试试的话,你可以奉献一下。”金容仙刻意省略掉了勉为其难和牺牲这几个字,“我们试试吧,给我一个机会,你不一定不会喜欢我的,我也有很多优点,我对恋人很体贴的,也不那么黏人,就只是试一试而已,你不吃亏的。”继续靠近了一点。

文星伊保持着震惊脸,被金容仙逼得一步步往后退,感受到身后坚硬冰凉的墙面时才发现已经退无可退。

“你你你别再过来了……”

“真的越看你越喜欢,这么近距离的看你,也还是很好看。”金容仙毫不吝啬的对文星伊施以赞美之词,之前的种种疑惑不安犹豫矜持,在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后一股脑的全部甩开,诚实的表达着自己的情感。


"你是不是疯了……"


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脸,文星伊心里悔不当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撩人者恒被撩,下午的那一出这么快就反过来了。

“做这样的事不是我的错,你要怪月亮。”金容仙指了指天空,文星伊下意识的顺着手指的方向看上去。

等她转回头来的时候,嘴唇上轻柔的温润的触感让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唯一在脑海中循环的,就是张宇那首该死的《月亮惹的祸》。

“三个月,不能再少了。”金容仙趁着文星伊大脑当机的时候,双手环上了她的腰,把头轻轻靠在她的肩窝,“我包你食宿,再给你涨工资,还有养老金公积金保险我全都给你好不好?你想吃什么好吃的我都给你买,车子也给你开,什么都听你的,我们就试试吧……”金容仙的声音温柔轻缓,耐心的哄骗着已经失去思考能力的文星伊。

感受着怀里温热柔软的身躯,文星伊目光呆滞微张着嘴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半晌,已经有些干涩的喉咙终于动了动,磕磕绊绊吐出一个字。

“哦……”




作者的话:本来这篇中二又狗血的文真的不想更了,可是有小朋友说还是挺想看的,想了想决定还是把它更下去。

一段时间不写文果然文笔会退步,虽然没有写出想要的效果但我确实已经尽力了……

我的浅见是,金龙侠虽然平时像个软包子一样,可是属于那种特别有主意的,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执行力就会特别强的那种。而文星鼠则是平时东撩西撩,可一到真格的立马就怂,也就是为什么文中的小文即使是个花花公主的形象也还是会被金龙侠的一个吻搞得大脑当机。

总之,就是一个逼良为,啊不,逼单身狗为女朋友的故事。

评论 ( 40 )
热度 ( 107 )

© 笑摸尔等狗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