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

嗯……虽然这次的“短文”也挺长的,但是与之前的日月“短文”不太一样,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还是请各位多多捧场~

正文:


“容仙,下节课你还去吗?”

“要去的要去的,错过要等一周。”

“身体不舒服还要去,确定要这么坚持吗……”

“啊啊啊你不是懂的嘛,别老动摇我,快把我的暖宝宝拿来。”

我很无奈,金容仙是个一来大姨妈必然痛经的主,一痛经必然在床上翻来覆去一整天,不喝三碗老姜红糖水四勺益母草五包乌鸡白凤丸根本下不了床。

不是每个月我在床前鞍前马后的像个老妈子似的照顾她,她哪有命天天去花痴她的“真命天女”。

痛经去听她的课就会好吗?恐怕她连一句“多喝热水”都听不到。

不情愿的把暖宝宝递过去,帮她穿上厚厚的羽绒服,戴好围巾,整理好额前的碎发,露出她与真实年纪不符的,粉嫩的小脸。

眼前这个人叫金容仙,是跟我认识了二十年,从出生就在一起纠缠至今的朋友。我们见证了彼此从穿着开裆裤满地爬,到满脸泥巴追着惹人厌的小男孩满街打的孩童时光,共度了挤在一个被窝里看言情小说,偷偷从学校后门的“狗洞”钻出去逃课的青葱岁月,经历了史上最可怕的独木桥“高考”,一直到现在,我们考在同一所大学,同一个学院,同一个寝室。

二十年的时光,占据我人生最多的人,是她,金容仙。

生命中有很多不确定,但我想有一件事我可以百分百自信的确定,最了解金容仙的人一定是我。

就是由于太了解她,所以当大二上学期,她来我们专业蹭了一节“建筑概论”后,我就很直接的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欸,这个老师……多大了啊?”

“92的,26了。”

“好年轻,才比我们大六岁,怎么当上导师的啊?”

“你没听说过她吗?我们院最年轻的副教授,挺出名的。”

“哦~长得倒是挺不错的……”

“是好看,要不也不能这么多人追她。”

“她很多人追吗?那她有男朋友了吗?她喜欢什么类型?性格怎么样?高冷型?可爱型?御姐型?”

“金容仙你……金容仙……你是……你是喜欢上她了吗?”

“啊啊啊你小声点!被人听到了!”

容仙她把自己红透的脸埋进抱枕里,自然也就看不到我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果然,这种事情真的要发生在我身上了吗?这种,只有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剧情。

口是心非的容仙把肉肉的小脸在抱枕上蹭来蹭去,她是知道自己有多可爱的吧,即使在害羞的时候。

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她是……她是金容仙啊,我们一起长大,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分享彼此的秘密,金容仙她,不是我最好的朋友吗……

“就知道瞒不过你,总之就……对她感兴趣。”

“就这样……只见一次面也……”

“就是一见钟情啊,来电这种事,和时间有什么关系。”

我的心突然沉了下去,她说的很对。

“亲爱的,帮帮我啦。”

我回过神,“帮,帮你什么?”

“帮我追她啦~”

我有些慌了,低下头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帮你追她?我,我没追过人,我跟她也不熟。”

“啊啊不要拒绝我嘛,包你一个星期早餐,一个月?两个月?好不好嘛~”

眼前的人用课桌做掩护,挽起我的手臂在我怀里撒娇,我低下头看看怀里人眨巴着的大眼睛,又抬头看看讲台上的那人。

“好。”

容仙啊,从小到大,你喜欢的,我哪一次不是帮你弄到?

“文星伊,摩羯座,26岁,家中长女,本校研究生毕业,赴美读博,现今与妹妹合住,单身,性向不明,不过从拒绝追求者的态度来看,应该是喜欢女生多一些,尤其对可爱的女孩子态度特别好,喜欢狗,爱好摄影,羽毛球,家里养了两条狗,叫大发,幸运。”

“最喜欢的饮料应该是可口可乐,可同时也喜欢喝酒,美院的丁辉人老师就是她的酒友。”

“性格属于比较开朗的类型,和喜欢撒娇的女孩子在一起时心情会很好,即使是琐碎的问题也解答得很耐心。”

“朋友圈很广,作息很有规律,会定期跟朋友一起去户外活动。”

“追她的人络绎不绝,但是至今尚未有人成功。”

“哇,小莫,你也太厉害了,调查得好详细。”

我低头苦笑,是啊,从来对别人的事不感兴趣的我,对于文星伊的调查是真的很详细,甚至对她的饮食爱好护肤用品都了若指掌。

容仙……是容仙啊……

三个月的时间,足够让金容仙在文星伊面前混个脸熟,每周雷打不动的“建筑概论”蹭课,她也只是笑着摇摇头,不置可否。

目前来看貌似并没有什么进展,虽然容仙每次都穿着文星伊喜欢的风格的衣服,喷着她喜欢的香水,化着她喜欢的妆。

“即使是待会儿会痛经,你也确实要去是吗?”

容仙认真的盯着我的眼睛看,“我要去。”

好,就如你所愿。

今天的文老师也是一如既往的光芒万丈,即使是未曾同台做过比较,我也可以想象得到,我跟她放在一起,根本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

转过头看了看一脸认真的盯着文星伊的容仙,我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确实是……这样两个各方面相当的人,才比较配吧……

“那个……小莫同学。”

我跟容仙面面相觑,文星伊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啊……啊文老师好。”

教室里的人走的七七八八,文星伊缓步走下讲台,朝我们两个走过来。

感觉得到身边的人在微微发抖,我很能理解,因为此刻我跟她一样紧张。

“哈哈不要紧张,我只是听丁老师说小莫同学以前曾经有过陶艺的经验,我的妹妹最近对陶艺特别有兴趣,想从你这边听点建议。”

我点头。由于我的性格沉闷,不太喜欢过于外向的活动,家人便帮我报了许多艺术类的兴趣班,其中陶艺算得上我坚持最久的,提供点建议确实没什么问题。

“陶艺的话,我认识一个很好的老师,以前是在北京的,现在回来自己开了一个小店,老师如果感兴趣的话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说话的期间我一直不敢抬起头来,我是害怕吗?害怕面对文星伊?

“那太好了,啊……已经五点多了,不然我们一起吃个饭吧,边吃边聊。”

我的呼吸一滞,转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容仙,似乎是感知到我的犹豫,文星伊笑了笑,“朋友也可以一起来。”

我们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一起走着,我的头脑一片混乱,或许她们两人感觉不到,但我很清楚,我们三人的关系,真的是不能再尴尬了。

“金容仙同学来我的课已经好几个月了吧,对建筑感兴趣?我跟你们安老师说说安排你转专业?”

文星伊很幽默,即使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交谈,我也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她的温文尔雅张弛有度,既不会让人觉得尴尬,又不会热情太过。

一旁的容仙早就被勾得魂都没了,只会屁颠屁颠地跟在文星伊后面认真的做个捧哏,不管文星伊说什么都傻乎乎的笑,那一排明晃晃的小白眼真的差点闪瞎我的眼。

“小莫同学似乎不怎么爱说话,你和金同学竟然能成为好朋友还真是挺意外的呢。”

我低头笑笑,是没错,我不善言辞沉默寡言,容仙她性格外向能言善辩,初始我俩的人都会对我们这个“反差萌”组合感到新奇。

“我和小莫从出生就认识了,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啊不,好闺蜜。”

我很无奈,金容仙这个小傻子,被美色所迷惑,脑子都卡了。

“啊~一起长大,又能考在同一所大学,你们两个也是很有缘分啊。”

“是啊是啊,文老师你有什么关系特别好的闺蜜吗”

“闺蜜没有,酒友倒是有几个,金容仙小朋友喜欢喝酒吗?”

“我不是小朋友!我也不能喝酒,真的是一杯倒,露水嘟嘟你知道吗?那个我喝一口立马上脸。”

“露水嘟嘟也太夸张了吧哈哈,不过不喝酒也好,不是什么好爱好,那你平时喜欢做什么呢?”

“唱歌啊!我唱歌真的好听,看脸就能看出来吧,是那种音乐神童的长相,小莫都说过我是可以出道的水准。”

“喜欢唱歌?我也喜欢啊,你都喜欢唱谁的歌?”

“太多了,不过最近喜欢一个女团的歌,叫Mamamoo,真的是绝了。”

“不会吧金同学,真的是,我还以为只有我知道这个组合呢……”

“唱功好台风佳长得又好看的小姐姐谁会不喜欢啊,我KTV天天点她们的歌呢~”

“这样啊,那看来下次去唱歌真的要带上你,不然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吹牛。”

“好啊好啊,我去我去。”

文星伊看起来心情真的是很好,也对,她跟可爱的女生相处的时候,心情总是特别的好。

而容仙就更不必说……此刻她脸上兴奋的神色,比前二十年我见过的加起来都要多。

我心里不禁一阵苦涩,两个人看上去,真的很好……

“你还好吗?”我伸手摸了摸容仙额头上的汗,刚刚开始她的脸色就不太对,这么一会儿竟然连嘴唇都白了。

“我……我没事……就是,就是有点儿肚子疼……”

果然。

我赶紧把手搓热捂着她的肚子,一边喂她喝热水。

文星伊看起来也是一脸的焦急,“她怎么了?吃坏东西了吗?”

我抬头,看了看她脸上溢于言表的担忧和关心,摇了摇头,“痛经。”

“那我送你们去医院。”

“不用,回寝室就好,我们有药。”

我很不想用到“关心则乱”这个词,可此时文星伊的表现确实只有这个词能形容,我从来没见过她如此慌乱的样子,印象中的文星伊,真的是连看到两个男生为了给她送礼物而打起来都不为所动的。

我跟文星伊从两边架着容仙往寝室赶,容仙身上的汗越来越多,隔着羽绒服都试得到湿意。

“老师……老师你别忘了要带我去唱歌……”

我快要生气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把妹。

“还想着唱歌,你看你疼的。”

我偏过头看着文星伊的脸,应该是了,她应该也是,跟容仙同样的。

“啊……”

“小莫你怎么了?”

我瘫坐在地上,手捂着脚踝,“脚崴到了,你们先回寝室。”

“那怎么可以,你在这等着,我回去把车开过来。”

“不用了,不严重,老师你先带容仙回去,我自己慢慢走回去就行。”

“可是……”文星伊似乎很为难。

“我没事,只是走不快而已,容仙快要痛死了,你快带她回去。抽屉里有药,记着容仙最怕苦,每吃一口药就要剥一颗糖给她吃,不要芒果的,她最讨厌芒果,还有她痛的时候需要有人在她旁边分散注意力,你给她讲西游记随便一章就行。”

文星伊扶着容仙,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好,那我们先走了。”

“小莫你要快点回来哦……”容仙疼得气若游丝,还想得到我我也算老怀安慰了。

我目送两人离去,月光下紧紧靠在一起的两具纤瘦的背影,不管谁来看,都是最相得益彰的风景。

我站起身来,抖了抖毫无痛意的脚,想来之后建筑师当不成,改行做演员也是不错的。

文星伊从我们宿舍楼走出来的时候,我正坐在楼前面的湖边石凳上赏鱼,冬天都快结束了,小家伙们还是一点精神都没有,是因为心脏也被冻住了吗?

“怎么不上去?”文星伊走到我身边坐下。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眼睛还是盯着湖里的鱼,“她睡着了吗?”

“嗯……”文星伊拿出一只烟来点上。

我失误了,我竟然不知道她是吸烟的。

“她不喜欢烟的味道……”

文星伊愣了愣,掐掉了手里的烟。

“她喜欢甜的东西,也喜欢吃炒年糕,却又不能吃辣,所以每次吃的时候都要备一瓶可乐在旁边。不爱吃鸡腿,只吃鸡胸肉,跟你一样很爱狗,有一只年纪很大的狗叫jing,虽然那狗不怎么理她,她还是乐此不疲的在后面讨好。顶着一张孩子的脸却念念不忘要尝试性感风,虽然她的身材真的很好……”

“平时总是傻乎乎的,特别容易被骗,每次都被家里人教训,却还是每次都傻傻被骗成功。还有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活泼开朗,其实是个敏感的孩子来着……”

“容仙她……真的很好,跟你一样好。”

“小莫同学,你是……喜欢金同学的是吗?”文星伊转过头看我。

我低下头笑笑,没有说话,我甚至,连看着她的眼睛告诉她“我不是”的勇气都没有。

“我希望她能幸福,我也希望……你能幸福。你也是喜欢她的不是吗?”

感觉到文星伊的身子僵了僵,我抬头看她,即使在黑夜里,还是很清晰的看得到她脸上的红晕。

“好了,很晚了,你赶紧上去吧,我也要回去了。”

文星伊起身欲走。

“文老师。”我叫住了她。

“怎么了?”她转过身,月光下的脸美好的不真实。

“请一定要……好好在一起。”

“小鬼头。”文星伊轻笑了一声,揉了揉我的头发,消失在夜色中。

我仍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那里,心中暗暗笑着文星伊。

容仙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会喜欢她。

大概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我喜欢的人,是你啊……

从第一节课看到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了你。

喜欢你永远干净整洁的衬衫,

喜欢你挂在嘴角自信的笑,

喜欢你高兴时上扬的鼻肌,

喜欢你沉思时微微皱起的眉头,

喜欢你搁在讲台上素净修长的手,

喜欢你即使被一群爱慕者围着,也可以从容不迫的疏离……

我从没有想过我会如此喜欢一个人,我向同学询问你的资料,打听你的喜好,夜夜辗转反侧,只因你总是出现在我脑中,甚至连对容仙,都没有以往那般体贴细致。

是的,容仙……

我曾以为这样一直暗恋着你,即使得不到什么结果,享受着那种酸酸甜甜的感觉,也是一种美好。

直到那天容仙来蹭你的课,我知道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你看到她的眼光,那种荒漠中寻到水源的神采,跟你以往面对其他人时淡定疏离的眼神实在是大相径庭。

我太了解一见钟情了。

亦如容仙对你,亦如我对你。

我没想过,我喜欢的人会喜欢上我最好的朋友,我也没有想过,容仙她竟然也会喜欢上你。

但是……又能怎么办呢。

那个人是容仙啊,是从小到大,我看得比生命更重的容仙啊……

如同太阳般灿烂夺目的她,和像夜空中璀璨的星子一般的你,才是真正的一对不是吗?

普通如我,即使和你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中,都是两种画风的人。

只有她才配得上你,我最完美的朋友,和我最完美的暗恋对象,即使是以这种扭曲病态的心理,我也想把你留在我身边。

和容仙在一起,你和我就永远不可能分开了不是吗?

即使,你仍是我永远不可企及的那颗星。

The End.



作者的话:

咳咳,可能大家一开始都以为“我”是星伊吧,不是哦,“我”是真的我,“小莫”采用的就是我的ID前两个字“笑摸”的谐音。

可能本文会稍微没意思些,可是的确是我,一只深爱着妈木的日月狗的心声:

我可以单身,但我萌的cp一定要结婚!

以上~

评论 ( 9 )
热度 ( 140 )

© 笑摸尔等狗头 | Powered by LOFTER